代孕失败了可以同房么_2018年试管婴儿价格_4796126

2021-04-14 04:44:55 来源:合肥晚报

新德里生殖生物学家夏尔马(RadheyShyamSharma)是这项研究的负责人,他告诉《印度时报》:“该产品已经准备好了,只需要等待印度药品监管机构的监管批准。”“这种产品完全可以被称为世界上第一种男性避孕药。”如果这是真的,那就意味着印度已经找到了生育医学的圣杯之一——克服了生物学和监管方面的挑战,这些挑战阻碍了过去将一系列男性避孕药推向市场的尝试。

该产品是一种名为RISUG(ReversibleInhibitionofSpermUnderGuidance)的非手术输精管切除术,可以在指导下对精子进行可逆抑制。使用RISUG时,医生在局部麻醉下将聚合物凝胶注射到输精管中,阻止输精管在射精时将成熟的精子输送到尿道。夏尔马在接受《印度斯坦时报》采访时表示,这种手术的目的是阻断精子,从而降低男性使女性受孕的几率,其效果可以持续13年。与输精管切除术相比,他们在逆转避孕效果方面有很大区别,逆转输精管切除术需要更多的手术,而RISUG疗法只需另一针分解凝胶即可逆转。在发展中国家可能只需10美元(70元人民币)。研究人员对它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表示怀疑

RISUG的潜力多年来一直受到媒体的关注。2015年,美国《Vice》杂志就称其为“完美的男性节育……根据目前的研究,它是最经济、微创、完全可逆,也是世界上最有效、最持久的避孕方法(从精子方面)。”

彭博社在2017年的一篇专题报道中报道了该项目的开发过程,暗示该项目将在当年获得印度监管机构的批准,“这种避孕方法的避孕效果达到98%,和每次都使用避孕套的效果差不多,而且没有什么大的副作用”。但是,无论RISUG看起来多么有前途,无论世界多么需要一种新的男性节育方式,一些研究人员仍然持怀疑态度。仔细观察最近在印度进行的三期临床试验就会发现,我们有理由保持谨慎。

夏尔马最近在《印度医学研究杂志》(IndianJournalofMedicalResearch)上发表了RISUG的临床试验结果——这项研究涉及139名年龄在41岁以下的男性,他们与妻子生活在一起,每个人至少有两个孩子,这些人只注射了一剂RISUG,然后由医生随访了六个月。他们的妻子也被监测,以确定是否怀孕——这是一个小型的短期研究。

结果是,尽管他们进行了无保护措施的性行为,在试验中接受注射的133名男性的伴侣没有怀孕。

虽然研究人员没有记录到严重的副作用,但他们确实注意到“轻度阴囊增大”很常见,这些问题在六个月的研究期间得到了解决——但是有2名男性的阴囊周围出现了持续的“积液”。华盛顿州立大学研究男性避孕药的生殖生物学家迈克尔·斯金纳(MichaelSkinner)说,2名男性经历的持续液体积聚令人担忧,现在需要更长期的试验来了解这种反应的影响。

更奇怪的是,试验中的6名男性无法耐受完全剂量的RISUG。同时,接受注射的133名男性在术后1到6个月才停止释放精子,这意味着注射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起作用。虽然这些男性的伴侣没有怀孕,但尚不清楚这种抗精子的效果是否会持续,是否会出现潜在危害,因为这项研究规模太小,时间太短,不能确定。华盛顿大学医学教授斯蒂芬妮·佩奇(StephaniePage)解释称,要打入美国市场,监管机构需要进行涉及数千名参与者的研究。RISUG的开发人员还需要证明这种治疗方法和目前可用的避孕方法一样安全有效。但佩奇说,这可能很难。“(RISUG)是一种非手术刀输精管切除术,139名男性中就有6人失败,而且‘接通率(彻底阻止精子释放)’比常规输精管切除术要长。”男权王国印度做好准备了吗

早在20世纪60年代,女权主义的第二波浪潮在推动计划生育和女性生育权利方面取得了巨大的进步。最后,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根据女性的身体状况,批准了第一个合法的口服避孕药Enovid。

从那时起,节育和避孕措施取得了重大进展,现在医学能为妇女提供各种形式的避孕措施。然而,控制生育和生育权利运动的全部推动力都围绕着妇女,这意味着不怀孕的大部分责任落在了女性身上。由于男性没有相同种类的节育形式,他们也不必担心与之相关的副作用。在计划生育方面,女性面临的副作用包括乳房变软、精神健康变化、头痛、痉挛、恶心、体重增加和非经期出血等。除了副作用之外,女性还得担心与节育有关的费用。“计划生育”组织在其网站上表示,如果没有医疗保险,避孕药价格可能超过600美元(4200元人民币)。与此同时,所有男性都要担心的只是买一盒避孕套。

好在,现在男性避孕药终于被提上了日程。然而,以印度为例,不谈男性避孕药的好处与弊端,对于印度这样极端男权主义的国家,这个措施让男性在心理上接受或许面临更大挑战,idiva网站采访了数名印度男性,结果令人吃惊。34岁的Satyajit表示:“我很乐意这么做,只要这个药物安全。”28岁的Himanshu表示:“为什么不愿意呢男性和女性是合作伙伴,男性也需要承担一些避孕的责任。”25岁的Neel说:“不应该总是女人负责小心谨慎。”答案似乎很一致,几乎所有受采访男性都表示愿意采取避孕措施,与女性共同承担避孕责任。如果我们能大规模生产这种男性避孕药,并且我们社会中的男性愿意使用它,那么我们就能看到男性和女性在计划生育中发挥更平等的作用。所以,现在只能希望,像社交媒体调查中的男性一样,大多数男性都愿意与伴侣分担避孕的责任。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